最后的江湖(长篇小说连载)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26日

       0001章 鲁顺正要出门锁门的时候, 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, 1993年4月27日。今天他要出门了, 留下了他住了20多年的米托苓 年, 去沿海城市株洲工作。 村里没有直达县城的车, 所以要走十几里山路到镇上坐车到县城, 再从县城坐车到株洲。 去株洲的长途大巴早上9点30分发车, 陆顺昨天收拾行装, 今天早早起床。 这是鲁顺第一次远行。 他之前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, 他只记得三遍。 本来他在爱大岭过着平静平淡的生活,

但受不了项叔的嚣张, 心里有些感动, 决定出去闯一闯。 项叔的话还在我耳边:“你吃饱了, 一家人都不饿,

年轻的时候也不出门冒险。你真的要在这贫瘠的山谷里待下去吗?” 你的余生像我们这一代人一样吗?” 项叔说这是真的, 是为了陆顺。 鲁顺十岁那年春天, 连日大雨, 半夜土屋倒塌, 把熟睡的父母埋在瓦砾中。 当人们第二天发现时, 当他们挖出他们的父母时, 他们已经消失了。 出事的最初几天, 鲁顺去了十里外的祖母家。 因为连绵不断的雨, 不能回家的鲁顺幸免于难。 但他也成了孤儿。 村里为了照顾卢顺有地方住, 特地在生产队里指定了一个仓库给他住。 所以严格来说, 鲁顺在阿弥陀岭除了他名下八分的水田和旱地之外, 真的一无所有。 项叔是家里的叔叔。 鲁顺成为孤儿后, 一直照顾他。 另外, 项叔的儿子吕波是和他一起长大的, 穿着破裆裤,

所以吕顺跟项叔的家人也很亲近。 . 四年前, 卢波一个人去了株洲。 前年过年回来的时候, 他穿着西装皮鞋, 口袋里塞满了钞票。 他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, 让村里的年轻一代羡慕不已, 纷纷喊着要和吕波一起出去打工。 项叔也觉得儿子出去的时候确实变了, 所以才对陆顺说了这番话。 去年陆顺之所以没有和陆博出去, 是因为放不下卧床不起的师父。 师父姓曾, 法名弘光。 他是阿弥陀佛的僧人。 鲁顺成为孤儿后, 师父收养了他, 供他上学, 教他武术, 学习推拿。 十多年后, 他一直深爱着父亲和儿子。 那个时候, 面对年老病重的师父, 他又怎么忍心抛弃师父? 再多的诱惑也无法动摇鲁顺为师父的信念和决心。 现在师父去年底去世了。 孝顺师父七七四十九之后, 鲁顺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。
        说实话, 住在阿依达山是很舒服的, 甚至有点死气沉沉。 一年四季庄稼收成不多, 要交一大笔人头费、农业费、抗旱费等。 均匀地摊开每亩300元左右的面积, 一年到头忙得不可开交, 勉强能填饱肚子。 完全靠存钱盖房子娶媳妇是很困难的。 只能靠借钱先撑门面, 然后再用五年、十年, 甚至更长的时间, 慢慢还清。 如果家里能抽出一两个劳动力出去打工, 情况会好很多。 看看村里的两层楼房子。 哪一个没有得到外部资金支持? 所以走出去似乎是唯一的出路。 像已经23岁的鲁顺, 很多人都在弥陀山结婚生子, 但只能是单身汉, 主要是被“穷”二字所困扰。 这两年, 也有人配过他, 但看到他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, 一切都避而远之。 如果他一直待在迷朵山, 也许他的余生就只能一个人过, 这也是项叔帮他担心的。
        生活中, 鲁顺是一个淳朴、正直、热情的人。 他会主动帮助任何有急事的人。 有时是帮穷人、老人、残疾人干几天农活, 白白干活; 有时用自己口袋里的少量钱来支持别人; 有时是利用师傅传授的按摩方法帮助人们进行免费治疗。 做了很多好事, 在一些人眼里, 鲁顺已经成为了一个称职的儿子(“拓子”, 意为傻子)。 久而久之, 没有人知道陆顺, 但陆拓却在弥陀山声名鹊起。 陆顺不在乎别人叫他陆拓。 他觉得, 在帮助别人的同时, 他的内心也是幸福的。 在我年轻的时候, 我得到了邻居们的大力支持。 现在我有了一些帮助别人的能力, 这也算是一种奖励。 同时, 我也跟着老师“做人”的教诲。 主人是乐施会的好心人。
        如果他收徒弟, 他就不会收徒弟。
        只要他看到右眼, 他们都是自由的。 帮人做按摩, 从不收钱。 他在爱达岭的名声不错, 在众人眼里, 他就是一个高僧。 他去世后, 全国各地的人们都来祭奠他。 吕顺的行李装在两个空的化肥袋里, 一个是他自己的,

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、生活用品, 还有师傅传给他的拳击推拿书籍。 相叔给吕波的另一袋子, 都是土特产, 一共七八十斤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21 亚美科技有限公司 yameikej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comprarps4.com)